Yukine

这里是在刀男,网配,全职,盗笔,原耽,日本小演员等等圈当咸鱼的雪音,新撰组亲妈,疯狂吹爆这五把刀三个人
cp乱吃党,只要有粮,就敢吃
有一只男审一只女审,本丸亲情向
圈名的由来请别和野良神挂钩,谢谢

#1003 尤诺·阿斯克尔 生日快乐# 生贺文

有私设,人物是官方的,OOC是我的

有不喜欢的点请及时右上角,有什么bug可以在评论区提,拒绝ky
x
x
x

早晨的一缕阳光缓缓照入房间,床上,金发少年微微皱眉,缓缓睁开双眼,看了会儿天花板似乎在想着什么,过了一小会儿,缓缓坐起,侧过身赤着脚踩在铺得厚实柔软的地毯上,扶着双膝慢慢站起身,走到衣柜前拉开柜门考虑起了今天所要穿的服饰,衣服往往都是一套套配好的,纤长的手指在几件衣服间徘徊,最终选择了那套颜色过于朴素而一直没穿过的常服,说不出理由,只觉得今天穿朴素些也未尝不可

整理好服饰和睡乱了的头发,出了房间,扶着扶手下了楼,跟父母道了声早安后便走到了房子外的花园,在被花所包围的亭子里找了个位子坐着,想起刚刚和父母说话时,父母问道,“尤诺,你的生日想要什么礼物?”

微微发呆,说是过生日,但是往年好像都忙于研究,并没有在意,只记得小时候,哥哥有次特地在生日那天赶回家,准备了个蛋糕,送了他自己亲手酿的红果蜜酒……现在还摆在床头,在瓶口被橡皮绳拴着一张小纸条,写着…尤诺,祝你生日快乐……

“真是的!又想哥哥了……”尤诺扯了扯嘴角,试图让自己在生日那天要开心一些……

“尤诺!有客人来访!”母亲在门口对正在花园里整理情绪的尤诺提醒了句。“好的!”尤诺立刻让自己恢复状态,起身整理好衣服上因为坐下而起的褶皱,加快了些速度回到了客厅,看到了背对着自己,坐在沙发上的云轩和阿黄,走过去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云轩哥哥?阿黄?你们怎么来了?”
“当然是来给你送生日礼物啦!你以为本鸟很空嘛?” 阿黄还没等云轩开口,便立刻插了嘴 。“阿黄……”云轩笑眯眯的看着眼站在他肩头的阿黄,阿黄立刻用翅膀遮住了自己的嘴,云轩笑了笑,看向尤诺,把搁在桌上的礼物盒推到尤诺面前,“要不要拆开看看合不合心意?” 尤诺也好奇云轩送了什么,便点头应了开始动手拆,打开盒子,是一本看上去有些时候了的笔记本,尤诺有些奇怪为什么云轩会送这一份礼物给他,拿起笔记本翻开首页,入目的是几行清秀的字,尤诺仔细看了下,然后惊讶的抬头看着云轩,云轩只是笑了笑,“这是伊恩当时落在我这里的一本笔记本,本来想找个机会还给他的,但是……”

两人都沉默了片刻

“笔记本的内容我并没有去打开看过,但是我感觉,送给你就当是我还给他了吧”云轩看着紧紧攥着笔记本的尤诺,感觉到他很中意这个礼物,但是,这并不能算是礼物,只是,物归原主罢了

“好了,礼物送到了,我走了,不用送了” 云轩起身拍了拍衣服便准备离开,阿黄却不乐意了,“诶诶诶!云轩!你都不留下来吃点什么再走嘛!你不想吃,本鸟还想吃呢!尤诺这小子的生日宴肯定好吃的不少!”云轩刚想说阿黄,尤诺便开口,“对啊,留下来吃顿饭再走吧,你这份礼物,我很喜欢” 云轩有些为难但又不好拒绝今天的寿星,只好应了下来。
尤诺带着云轩和阿黄在家附近到处走走,云轩自从那次爆炸后再也没来过这里,发现几年来,这里变了许多,但又有什么还保留着......

萨隆领主给尤诺办了场非常大的生日宴,来祝贺的人非常多,尤诺笑着一 一谢过,稍微吃了点蛋糕便没了胃口,让客人们自便后就转身离开了宴会一个人在花园里散步,走着走着缓缓开口唱道,“再见吧,我最亲爱的阿芙狄娜,多想能再次拥抱你归家......”

午后,又接二连三的收到了不少祝贺生日的信件,尤诺也一个个看了过去,每个人的祝福各有各的特色,看完后尤诺把信件都放在一个铁盒里盖好,收在自己放置珍贵东西的那个柜子里

一天的时间过去的很快很快,晚上,尤诺跟父母道了晚安,回到自己的房间,洗漱好换了睡衣便躺在床上,想起了云轩送的笔记本,起身把放在书桌上的笔记本拿着回到床上,靠在床头一页页的看着伊恩当时的笔记,都是关于病人以及医药理论的,看得出很用心...
不知怎么了…尤诺突然感觉脸上一道水滴划过,滴在笔记本上,一滴水渍,伸手摸了摸脸,原来,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竟然哭了,合上笔记本,把它放在床头,抽了纸巾把自己的眼泪擦了,便躺下让自己早点入睡了
尤诺梦到了,小时候,伊恩给他庆祝生日,“生日快乐!小尤诺!诶?怎么哭了?” “哥哥……”小小的自己看到好久未见的兄长,惊喜又担心他要立刻离开了,所以眼泪便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好了好了,小尤诺平时都是很坚强的对不对,怎么看到哥哥就哭了呢?不哭了不哭了,我们来吃蛋糕。”感觉到自己的脸被温暖的手指拂过,然后被哥哥抱在怀里由哥哥喂着蛋糕,梦里小小的他是红着眼却笑得很开心的样子…………

在尤诺进入梦乡时,一道白光慢慢变成人形走到尤诺床前,
弯下腰轻轻用手指拂过尤诺的脸,就宛如当年,拂过那哭的一抽一抽却一直拽着自己的衣角生怕自己走掉的小人儿的脸一样,“尤诺,生日快乐!”

经过允许把深海扎小辫的样子放出来啦,太可爱于是特别想要放在lof里存个档以后翻着看的时候诶嘿嘿嘿嘿的傻笑的那种!!!!嗷嗷啊啊啊啊超可爱 @禾田夫人 圈一下画手,谢谢太太的耐心,明明我没怎么出力但是愿意听我絮絮叨叨我家儿子的一些细节描写!疯狂给人打电话!!!

男审人设

姓名:深海凉太

性别:男

年龄:20

身高:180【穿靴子后大概183左右】

体重:67kg

外貌:
【战斗出阵服】留有长刘海但打理的很好,露出额头,额头处有红色的印记,眼尾上挑,鼻梁很高。瞳色为蓝色和少量桃金色,第二人格出现则会变为桃金色和少量蓝色
左耳带透明细长的耳坠

【常服】头发会束起(较低的马尾是为了方便带帽子)方便行动
左耳带透明小晶体的耳钉

服饰:
【战斗出阵服】里衣是黑色的立领,镜子和袖口上都有金色的树叶刺绣,外侧是月白色的(有透明质感,逆光下可以隐约看到里侧衣饰)单袖衣,右手的护腕和手甲会将较宽的袖子收在里面。左肩肩甲上有樱花的装饰(金属光泽)肩甲下固定披风(披风上有类似于海浪的暗纹)
下着乘马绔,腰甲固定在白色单袖衣里侧的腰带上,上坠有珠坠
绔的下摆有波浪暗纹
鞋子是方跟的高筒靴
(p.s 护甲均是黑色漆面质感,有银色金属包边)

【常服】
带有黑色贝雷帽,帽边有桃金色树叶刺绣(衬衫领口和袖口也有)
衬衫是月白色(这个是不透明的!!!半透明也不行会出事的! ! !)外面套有黑色马甲,马甲左方有银色刺绣,左肩肩扣是樱花,右侧肩扣是圆形黑色。
裤子是由绔改良的,更加收腿,原先绔的开叉出改为兜,外侧裤缝处是风琴褶。衬衫下摆被收进裤子,用深蓝色腰带束好,裤腿收进高筒靴中,鞋跟仍旧为金属光泽的方跟

左手带有手套

性格:【表人格】温和善良但是切开黑,思想跳跃(所以刀男们对深海下一秒会做什么总是猜测不到),但是会去考虑他人的感受不让自己的行为太过分,一旦发现自己做错事一定会第一时间道歉不喜欢逃避责任
【里人格】对于美丽或者自己很中意的事物执着得有些病态,一旦注意到便会想尽办法拍摄下来或留下什么制成标本,比起表人格,里人格时不太会考虑他人的想法,行为有些随心所欲,所以容易给自己带来或大或小的麻烦,在认真做一件事时被打扰会很生气,后果多严重大概经历过的人才会知道

【ps:表和里人格的记忆并不统一,所以两个人格都不会记得对方做过什么,但是人格分裂这件事两个人格都有意识到,所以两人格都在努力隐瞒这件事】

备注:虽然长的有些弱,但是是个战斗审,温柔且冷漠的杀敌,本丸属亲情向

成年与否:已成年

互动:开互动,但是请提前告知

近侍:和泉守兼定

我叫深海凉太,是名艺术家,喜欢摄影和所有美丽的事物,近侍刀 和泉守兼定,多多指教

人设from 原po

画师from  @霂泽浟

开互动
人物详细设定近期内会发出来

原创人物,盗图or人设必究,雷同则再议

日常叨逼叨

我家男审的人设已经开始琢磨了,也找了画风我特别喜欢的太太约了稿,所以,男审的本丸在人设初步完成后会开始更新他本丸的日常了哦
女审的人设也在进行一些修改,不久就会公布在lof上了,请期待一下?

短篇 堀川国广出去修行的四天 番外

审神者性别为女
设定婶婶由于家庭因素一直在本丸里,乐天派,不太拘泥小节,但是在大事上都会很严肃稳重,能为自家刀们争取的福利都会跟时之政府要求,护犊子
人设什么的以后会补XXXXXXXXD
有个小刀子,请放平心态别寄刀片!快递现在不会送货的!真的
初投稿有bug请尽管提
格式我努力改了,还是不习惯的可以提下,这里会改进的,这篇文的由来原因是自己在极化到来前几天的刀装问答,撞设定纯属偶然但是我描写的本丸,的确是我与刀男们的日常相处方式,请勿ky,OOC属于我,不介意的请往下看吧

【这段接第五篇文末】
那时候,他第一次在成为土方岁三的刀后付丧神显形,也是第一次看到早就在土方岁三身边的那把胁差的付丧神,一头长发高高束起,新撰组葱绿色,白色山形纹的羽织里穿着白色和服上衣马乘袴,眼里满满的温柔,但是在上阵杀敌时却眼神透着锐光,跟他娇小的身形完全不配

还记得他们的见面是在一次夜晚,土方岁三把两把刀都放在刀架上的时候,当他显形想要去看看夜晚的樱花时却发现,和自己在一起的那把胁差没睡着也显了形好像在试图跟他搭话的样子

【那…那个,我叫堀川国广!你叫和泉守兼定对不对?】堀川蹲下与小小的和泉守平视,笑咪咪的伸手摸了摸和泉守的头,【以后多多指教】

和泉守与堀川对视,却因为堀川的眼睛而失了神,那双眼睛灵动有神,似乎有一片星海在他的眼眸中,和泉守感觉对面这个人可以通过这双眼眸看穿他的一切,不由自主的抬起还有些肥肥的小手,抚上堀川下意识闭上的眼,手指划过眼皮,因为堀川闭上了眼所以和泉守想要看清的星海消失了,鼓着脸两手把堀川的脸捧起,看着堀川因为疑惑而又睁开的双眼。

堀川也因为这小人的举动而被吓到,但是,小小的和泉守做什么都特别可爱,但是,这么一个可爱的小家伙却嘴里一直喊着自己是强大又帅气的就让人忍不住期待他长大后的样子

但是………

世事总是在让人没预料的时候,改变着…………

1869年的五棱墩之战,奉命驻扎在弁天台场的新选组遭到新政府军围攻,土方单枪匹马前去援救,在出发前让一位少年把和泉守兼定送回他的家乡,那个时候,和泉守才刚长大没多少,被那位少年抱在怀里,闪着泪光对站在原地目送他的堀川伸手,一直在质问少年为什么国广没跟上来?为什么不带国广一起走?和泉守的声音很大堀川自然是听到了,但是,无法感知到付丧神的人类自然是听不到,少年擦着眼泪抱紧怀里的刀,头也不回的快步离开了,堀川知道土方为什么要送和泉守走,但是,他不能跟着和泉守一起离开,否则会被敌方怀疑,那位少年会被追杀,如果这种事发生了,那他和和泉守都会保不住,他和和泉守的样子有几分相似,甚至有说法说土方岁三的和泉守兼定是按照他的爱刀堀川国广打造的,所以他要代替和泉守陪伴土方上战场为少年的离开争取时间,【虽然是这样没错……但是……】堀川的脸颊划过一滴泪,若是有人可以看到堀川的话,他一定会觉得,堀川的眼泪是从他眼中的星海里陨落的

后来,土方被一发流弹击中左腹,落马而死,他手中的堀川国广也因手没了力气再握住而摔落在地,同时摔在地上的堀川努力起身爬到土方身边,【土…土方桑……呜呜呜呜】无法实体化的付丧神就算用尽方法也没办法阻止土方身上的血从伤口流出,身体渐渐没了温度,没过多久,战争结束了,新撰组彻底败了,敌方把堀川国广带离土方身边,堀川紧紧拉着土方的衣服哭喊着,【不要!土方桑!不要!】但是付丧神不能离开本体太久,被强制带离了……

再后来,堀川跟着好多刀一起被丢进海里销毁……

(好冷……好痛……土方桑……兼桑……)堀川在海中慢慢下沉离海面越来越远,视线也似乎越来越黑暗,海水中的盐分与本体的铁接触出现锈化的反应,刺骨的寒冷与疼痛让堀川明白他已经被丢进了海里,回不到土方身边了……

漫长的岁月里,堀川的本体被锈蚀得不成样子,堀川感觉自己快要消失了,但是如果可以请让自己付丧神可以去到土方桑的身边,虽然这只是个妄想,他还依稀记得,很久很久以前,他自己都忘了到底有多久,土方桑在樱花树下喝着酒,看樱花在枝头美丽的盛开,伸手折了两枝放在他和和泉守兼定的本体旁,看着两把刀满脸得意,而他把枝上的一朵小花别在和泉守的发间,笑咪咪的看着和泉守脸红着闹别扭的样子,那么美好的回忆,让堀川就算在海里再痛苦也能笑出来

不知又过了多久多久,堀川在沉睡的时候听到熟悉的声音,【国广……国广!】(是兼桑!是我太想他了嘛?竟然能听到他的声音……)但是睁开眼,眼前樱花花瓣簇拥着在他面前,他伸出手……

【国广!你终于来了!】当堀川再次睁开眼睛时,他看见…他的兼桑站在那里泪眼朦胧得看着他,他们的身边樱花雨满天

【兼,,兼桑?你……】堀川试探着开口,想走向和泉守,但是,许久没有用付丧神身体的他感觉身体不受控制,向地上摔去,但是想象中的疼痛没有出现反而是一个温暖的怀抱抱住了他,抬头,看着那个跟当年离开时一模一样,甚至还因为长大了些而长开了些,更英俊帅气的模样,眼泪又控制不住从眼角滑落下来了,但是,这次绝不是星海的陨落,而是再次相见时欣喜的泪

和泉守想着想着,笑出来声,在他身后的堀川满脸疑惑的歪了下头,【怎么了,兼桑?笑什么?】

和泉守回头看着堀川,笑意控制不住【想起你刚来本丸的时候,连走路都不会,是我一路公主抱着回部屋的,安定清光那两个家伙还在那里笑你呢,那时候你的表情,哈哈哈哈哈哈】

堀川听后郁闷了,他家兼桑学坏了,【那时候我好久没用付丧神的身体了啊!在海里什么都做不了,只有寒冷和疼痛啊……】说着说着,堀川沉默了

和泉守想起堀川以前为了代替自己上阵而被丢进了海里就一阵心痛,伸手抱住沉默的人,【这一次不会了,这一次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

堀川被和泉守突然的怀抱和誓言弄得傻了一下,笑着伸手抱紧和泉守,【嗯!我也会好好陪在兼桑身边当好助手的哦!】

END

作者的题外话:终于这小短篇完结啦_(:з」∠)_好像在番外里发了个刀子,沉海梗真的虐的我不要不要的,代君受命,保君平安是我对土方组过去的总结吧。
以后的文大多数都是日常向,土方组啊冲田组啊等等cp组都会出现,估计也会有与我列表的画手太太文手太太的联动文,敬请期待。

短篇 堀川国广出去修行的四天⑤

审神者性别为女
设定婶婶由于家庭因素一直在本丸里,乐天派,不太拘泥小节,但是在大事上都会很严肃稳重,能为自家刀们争取的福利都会跟时之政府要求,护犊子
人设什么的以后会补XXXXXXXXD
冲田组客串,戏份不多,新撰组赛高
初投稿有bug请尽管提
格式我努力改了,还是不习惯的可以提下,这里会改进的,这篇文的由来原因是自己在极化到来前几天的刀装问答,撞设定纯属偶然但是我描写的本丸,的确是我与刀男们的日常相处方式,请勿ky,OOC属于我,不介意的请往下看吧

『第四天』
婶婶一如既往的赖了个床,在被自家近侍加州清光的碎碎念下满脸无奈的起床了(这场景有些似曾相识)

狐之助叼着第三封信,递给了婶婶,婶婶拆开看了起来,意外的是和泉守竟然没有冲过来抢着看
【您还好吗。那之后我又思考过了。大概正因为是这个时代,我们这样的刀才有存在的意义…吧。江户的太平终结后,市井中夜袭、暗杀横行。正因如此,这短短的间期,
既非长矛弓矢,亦非步枪大炮,而是我们刀的时代吧。
也因此,当幕末军队的纷争转为真正的战争时,为了顺应时代,我才下落不明了吧。然而,现在不同了。有主人这样,率领着刀战斗的人存在。如此,我当下就应竭尽全力去战斗。差不多该回去了。兼桑也应该不耐烦了吧!】
(不不不!兼桑一点都没有感觉不耐烦!他也就披着满头乱发在尝试了好几次后并没有成功,然后撑着头在那里抱怨麻烦,吃饭汤汁溅到衣服了然后又手忙脚乱的处理,还处理不好污渍越来越多等等)

婶婶看了看时间,堀川快要回归到达本丸了,整理好衣服,起身看看和泉守那里怎么样

慢慢走到土方组部屋门口,跪坐着打开门看到……

和泉守抱着极化归来的堀川在那里撒娇(???)而堀川还是修行前的那副样子,笑咪咪的安慰着和泉守,怎么回事,说好堀川还要一会儿才能回来的呢?

和他家兼桑解除了矛盾在那里打【秀】打【恩】闹【爱】闹的堀川终于发现了呆滞在那里好久的婶婶

【啊!主上!】堀川从和泉守怀里起身,走到婶婶面前拉起婶婶进了他和和泉守的部屋里,郑重的看着婶婶,【和泉守兼定的搭档以及助手,堀川国广,现在回来了,请多多指教!】
堀川对婶婶行了个礼,笑咪咪的看着婶婶从呆滞中反应过来,仔细的从头到脚看自己,担心错漏什么细节似的

婶婶看了堀川会儿,伸手抱住堀川,拍了拍他的背,【终于回来了!堀川!以后的本丸也要你多多照顾了!】自觉的放开了还想再多抱会儿的手,因为她感受到了和泉守死亡的凝视,感觉他下一秒就要冲过来闹了,(唉,就抱抱都不允许,小气!)婶婶也很无奈啊,婶婶有什么办法呢,土方组大法好啊

在婶婶离开没多久,知道了堀川回归消息的新撰组其他刀们也飞快赶到土方组的部屋,安定一把打开门后看到的是坐在和泉守面前哄着和泉守的堀川和一脸不开心,在闹脾气的和泉守,【诶~和泉守又在闹脾气了啊,真丢人!】

和泉守听到安定的吐槽立刻跳起来,【安定你这家伙!要来打一架吗啊!】

清光一脸无奈的看着羽织组的两只在那里吵架,视线转移到在一旁劝架的堀川,堀川感受到清光的视线与他对视了会儿,两人都笑了笑,清光开口吐槽【回来就好,你现在这副样子,主上肯定会更喜欢了呢,真~羡~慕~啊~!】

堀川笑了笑,【清光桑也很好看啊,主上肯定也很喜欢你的啦】

正在和安定吵架的和泉守发现堀川在对清光笑,不乐意了,一把把堀川抱在怀里,赶安定清光出去了,在一旁的长曾祢感觉自己有些没存在感,咳了一声,走到和泉守身边把堀川从人怀里拉了出来,让人站稳后拍了拍他的肩,【回来就好,修行感觉怎么样?有趣嘛?】

堀川好不容易解脱了,喘着气,缓了会儿后开口,【还, 还好,挺有趣的,学会了很多哦】

【嗯!那就好!好了,我们走吧,让堀川休息会儿】长曾祢识相的赶紧带着安定清光走了

堀川回归就代表队伍又要有所改变,堀川成为第二部队的队长,而和泉守兼定,大和守安定,加州清光,博多藤四郎以及太郎太刀成为了第二部队的队员,已经满级和泉守兼定和冲田组带着刚回来的35级堀川,60级博多还有35级太郎太刀,这个配置虽然安排的时候被抱怨为什么不把长曾祢虎彻安排在队伍了,但是,长曾祢要陪蜂须贺练级,根本没空管他们四个小可怜啊,没办法,婶婶只好委屈她他们带带别的刀了

【呐!兼桑!洗完澡后要把头发擦干净啊!会感冒的!】婶婶又听到每日必听的声音了,想也不用想,某位和泉守兼定又洗完澡披着湿头发回部屋被堀川看到了

【国广你好啰嗦啊】和泉守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还是会乖乖让堀川拉着回部屋,坐好后听着堀川碎碎念的同时拿着干毛巾温柔的帮他擦干头,宛如在擦拭一个珍宝的那样子,昨晚的看着自己的堀川,让他想起,很久很久以前还在土方岁三的身边时的回忆……

【后续会作为番外哦_(:з」,长曾祢走后,和泉守和堀川发生了怎么样的事呢,敬请期待】

作者的题外话:这个号呢,会经常丢一些我家新撰组的日常,因为我是新撰组亲妈,特别偏爱他们五把刀刀,以至于他们都99了,其他一些被我好不容易锻出的欧刀却被我丢在那里没有去练,宛如本丸没有这些个欧刀似的……

我有两位审神者的人设,一位男审一位女审,后期会补上人设,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本丸的故事了,所以以后会出现男审与他的刀男的故事,请大家期待一下哦

看了我的文的小伙伴,也可以点点自己想要在文里客串的刀男,我会去加个戏份,虽然不会很多_(:з」∠)_
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短篇 堀川国广出去修行的四天④

审神者性别为女
设定婶婶由于家庭因素一直在本丸里,乐天派,不太拘泥小节,但是在大事上都会很严肃稳重,能为自家刀们争取的福利都会跟时之政府要求,护犊子
人设什么的以后会补XXXXXXXXD
初投稿有bug请尽管提
格式我努力改了,还是不习惯的可以提下,这里会改进的,这篇文的由来原因是自己在极化到来前几天的刀装问答,撞设定纯属偶然但是我描写的本丸,的确是我与刀男们的日常相处方式,请勿ky,OOC属于我,不介意的请往下看吧

『第三天』
婶婶今天意外的早起了!?这是刀男们最纠结的问题,因为他们知道,没有堀川看着的婶婶会各种找理由赖床,连长谷部都没有用,但是?!今天的婶婶却早早的起床,梳洗打扮好坐在办公室里了?!

婶婶今天会这么早起的原因是,今天是堀川出去的第三天了,应该是会收到堀川的第二封信,而明天,收到第三封信的时候,堀川就会踏上归途回到本丸了!!但是,当她看到跟她前脚后脚出现在办公室门口的和泉守时,她就懂了,和泉守也在数着日子等着堀川的回来呢,她让和泉守坐在她身侧然后就等着某只狐狸的出现了

当狐之助叼着信封进来时,看得到就是婶婶撑着头在打瞌睡,和泉守已经完全趴在桌上睡着了,轻轻放下信后,用爪子戳了戳婶婶,婶婶立刻惊醒过来,【哦,狐之助!你回来啦?堀川那里的情况怎么样?】

狐之助把信叼给婶婶,【审神者大人一看便知,狐狸这里不能多说,政府那里有过命令的】

婶婶看到了每封信都会有的樱花戳印就会心笑了笑,打开信看了起来

【兼桑有在勉强自己吗?】当婶婶读到开头这段时,满脑子的弹幕吐槽都是,堀川啊,你告诉婶婶,这些信你是不是不是写给婶婶的?都是兼桑兼桑,我知道你是兼厨,但是劝你冷静啊喂!

然而婶婶也只是心里吐槽,当然不会放在表面上,叫醒了兼桑后,把信递给了他便起身去安排出阵和内番了,毕竟下一位送出去的,可是本丸的大污王青江啊

和泉守被叫醒后有些蒙,看着婶婶递给自己的信呆滞了三秒,才反应过来那是堀川的来信,清秀工整的字体一看就是他的字迹,似乎他在土方桑身边过的还不错,(我和堀川,是因为名刀的缘故被土方桑选中的……在武士时代即将结束的时期,名刀的存在意义…吗?),和泉守看着看着,陷入了沉思。

婶婶看着练度已经到95的青江,心知下一个出去的就会是青江没错了,但是……总有些情结在送堀川出去后等待的四天中产生,比如要再等四天会很想念,本丸某位大太刀估计也会舍不得,会像和泉守那样扒自己的门的吧……

堀川国广的极化修行情况
堀川写好了第三封也是最后一封信,交给了狐之助,听狐之助描述了和泉守和婶婶的一些趣事,目送狐之助离开后,堀川认真的看起身上新撰组羽织上的山形纹和在身侧放着的,自己根据土方桑而做出的极化服装,笑了笑,该回去了……这个时代的堀川国广已经代替和泉守兼定陪土方岁三出阵了吧,等待着他的命运是沉入海底,刺骨的冰冷和孤单,(兼桑…兼桑…)若不是因为命运的洪流注定,他也不会看着还小小一只的兼桑被那个土方桑委托的少年带走了吧,还记得,小小的兼桑回头看着自己,眼里闪着泪光,一直在问为什么国广没有跟上来,为什么不带着国广一起走,而看不见付丧神的人类哪能回答兼桑的问题,只是抱着怀里的那把和泉守兼定,擦掉滑下的眼泪,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离开兼桑一步了

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丢下国广一人了

这是躺在本丸榻榻米上正在睡觉的和泉守的梦话,晶莹的泪珠从他眼角滑落……

作者的题外话,今天的文有些短了呢,着重想要描写的,是堀川回来那天的那篇来着。这篇短文的bug还是蛮强大的,只是自己的一个突发奇想,想要写出自己本丸的土方组,以后发的日常脑洞肯定不会像这样bug出奇多啦,不过他俩的刀装问答真的每次都能让我哭笑不得,真的够了,我的设定呢,拿到第三封信的时候是早晨,然后堀川回来的时间呢,诶嘿嘿就不能剧透了……【别打我!】

短篇 堀川国广出去修行的四天③

审神者性别为女
设定婶婶由于家庭因素一直在本丸里,乐天派,不太拘泥小节,但是在大事上都会很严肃稳重,能为自家刀们争取的福利都会跟时之政府要求,护犊子
人设什么的以后会补XXXXXXXXD
冲田组日常客串
初投稿有bug请尽管提
格式我努力改了,还是不习惯的可以提下,这里会改进的,这篇文的由来原因是自己在极化到来前几天的刀装问答,撞设定纯属偶然但是我描写的本丸,的确是我与刀男们的日常相处方式,请勿ky,OOC属于我,不介意的请往下看吧

『第二天』
婶婶一早醒来梳洗打扮一番后便开始日常的工【发】作【呆】了,刚坐下没多久,狐之助就叼着一封信跑到婶婶的旁边,放在地上后对正在神游不知道哪里去的婶婶大喊【主上大人!!!堀川国广的信!】

【堀川寄的?!】婶婶立刻回过神弯腰捡起了包的好好的信封,看到信封背面的右下角有一个小小的樱花戳印便知道堀川是在告诉自己他很好,不用担心他,打开信封,一张白纸上,清秀的字迹让婶婶愣了会儿,婶婶还依稀记得当初堀川刚显形的时候,那个字…真的是一言难尽,如今已经这么练得怎么好看了啊,如同他的样貌一般的清秀呢…婶婶陷入了那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亲妈情怀不能自拔。

狐之助看着这样的婶婶满脸无奈,只好又嗯哼了一声提醒一下婶婶她关注的重点错了这件事,婶婶又立刻回过神,满脸尴尬,开始看起了信的内容,当看到您好嘛的时候,婶婶还是笑咪咪的,当看到那句兼桑有在自甘堕落嘛的时候婶婶的表情僵了一下

[那个,堀川啊,如果婶婶告诉你他没在自甘堕落,而是在想你的话你会不会飞奔回来,就那种修行失败的那种?]婶婶心里是这样os的。

【我…成功潜入了新撰组,我一定会变强,请您不要担心…】婶婶念了第二段和最后一段,终于放下心来,身为自从来了本丸就代替冲田组和和泉守一直是近侍位的堀川,婶婶一直对他是很放心的,做事认真到位,有些事上虽然会有犯倔脾气的毛病(比如关于和泉守发型的问题)但是不会太去勉强他人(有次和泉守被强行扎了双马尾的事就是堀川干的)很善解人意,这次他出行婶婶还是有些担心的,一直那么乖巧可爱的孩子出去了遇到危险怎么办,但是他回的信这么说的她就放心了。

但是,总有人就让她又开始闹心起来。

婶婶看着扒着门喘气的某位和泉守,如是想。

【主上!听说堀川寄信回来了?】和泉守冲到婶婶面前,特别激动地对婶婶喊道。

【冷静!平静下来再给你看!否则一切免谈!】婶婶把信纸藏进袖子里,看着激动到似乎到下一秒能生吞了自己的人【划掉】刀,还是选择用堀川的信威胁一下他。

和泉守听言立刻各种深呼吸让自己慢慢冷静下来之后,认真的跪坐在垫子上,一本正经的说【还请主上大人赐信!】

婶婶听到和泉守的主上大人浑身一抖,多久没听到这个大人了,呜哇…果然为了堀川脸也不要了啊,不知道当年是谁说,主上跟我都是年轻人,叫主上大人多生分啊,于是擅自把大人这个词给去了来着,看和泉守一本正经的表情,想着不逗他了,省的逗过了他要炸毛的,便把信给了和泉守,和泉守还没看几秒呢,安定和清光就冲了进来,搞事情的小恶魔安定一把抢过信和清光看了起来完全不管旁边炸毛的和泉守,边看还便和清光吐槽。

婶婶看场面要控制不住了,自己工作的地方很可能会被拆掉就立刻开口道【安定!清光!不要那么欺负兼桑啊!小心到时候被修行回来的堀川暗杀哦!】

安定和清光一开始还在嘻嘻哈哈,听到堀川的暗杀立刻抖了下,把信带回和泉守怀里后便溜走了,和泉守看到信回来了,才努力调整呼吸,开始认真看起了信的内容,看着看着似乎被堀川的话弄的恼火了,叫出声【国广这家伙…竟然说我自甘堕落!?】

婶婶笑了笑,吐槽道【不知道哪位刀剑男士昨天被投石兵砸个正着,还被对面枪爹戳了一下,让本丸的资源又被耗了不少呢……】

看着婶婶的笑容,和泉守抖了下,连忙扯开话题【国广混入了新撰组,那他现在在土方桑的身边了咯?!真羡慕那家伙啊!】

婶婶看着和泉守,认真得开口【兼桑很想去原主身边嘛?】

气氛有些僵硬了,和泉守有些支支吾吾的开口,【嘛……是有些想,毕竟我没有陪土方桑到最后一刻嘛…】

婶婶看了看这个有些慌了的刀刀,笑了笑,【再等等吧,说不定就快轮到你了也不一定啊对不对?】

和泉守看婶婶的表情很自然,没什么其他的便知道,婶婶是在为将来自己出去修行极化做打算,悄悄骂自己蠢,刀剑不就是要忠于主人的吗,当着现主的面提想回原主身边,那不是最最最愚蠢的行为了吗!跟主上说了没事就走啦之后立刻回自己的部屋狂骂自己蠢,主上为自己好,自己还伤主上的心。

而堀川国广的修行情况
堀川跟着部队巡逻了一天,然后大家的队伍全部到齐后一起回了屯所,从包裹里拿出笔直,咬着笔,写起了给主上的第二封信,老样子的封好,然后在信封背面戳一个小小的樱花戳印,然后交给照常时间来取信件的狐之助,顺便还听狐之助简单的说的今天的趣事,然后笑得开怀,[原来兼桑…气消了嘛?这样就好,而且似乎很健康的样子,那样也就够了……],整理好一切后,堀川便躺进被窝里,闭上眼睡觉,堀川下意识向左翻,而在本丸的和泉守,下意识的向右翻了一下,这大概……就是默契吧

堀川的修行旅行,还在继续……

短篇 堀川国广出去修行的四天②

审神者性别为女
设定婶婶由于家庭因素一直在本丸里,乐天派,不太拘泥小节,但是在大事上都会很严肃稳重,能为自家刀们争取的福利都会跟时之政府要求,护犊子
人设什么的以后会补XXXXXXXXD
这篇冲田组客串,但是戏份不会太多,占tag抱歉
初投稿有bug请尽管提
格式有毒属于自己的习惯,不太看的习惯的话可以提个意见,这里会改进的,这篇文的由来原因是自己在极化到来前几天的刀装问答,撞设定纯属偶然但是我描写的本丸,的确是我与刀男们的日常相处方式,请勿ky,OOC属于我,不介意的请往下看吧

『当天』
婶婶看着那些脸上写着舍不得的刀刀们,无奈地开口道【好了,大家各自去做各自的事吧,今天只内番就不出阵了,大家好好休息!明天早晨会公布出阵以及内番名单的。】

【是!主上(大人)!!】说完后,大家行了个礼便自然就各自走开了。
过了一晚后,婶婶早早的起了床,径直走向了土方组的部屋,跪坐在门前询问【兼桑?在吗?我有事想和你聊聊】

回应她的是一片寂静,[看来是不在部屋里呢,去哪儿了?这个自家助手出去四天都不送送的刀刀]旁边冲田组的部屋门打开了,安定探头出来看着婶婶在那里思考便知道这位主上大人想要找谁了便开口【主上!和泉守的话,不在哦,似乎刚刚路过后院的时候有看到他一个人在花园里不知道干嘛呢,主上你可以去看看他还在不在】

婶婶皱了皱眉,似乎有些担心自己本丸里这个离不开堀川,绝对不超过三岁的小公主会有些想不开,她可是答应了堀川要好好看着兼桑的,如果他出事了,堀川会暗杀自己的吧!这么一想,婶婶立刻跳起来,连仪态都不管了直接直奔后院花园。

安定看到婶婶跑远后,慢慢合上门,看了清光好一会儿,清光实在受不了安定那强烈的眼神了,开口道【干…干嘛这样看着我?】

【呐,我当时还没来的时候,清光是不是也像和泉守那样闷闷不乐的让婶婶这么担心啊?】安定想了会儿,认真的问清光。

【笨…!笨蛋!】清光开始变得结结巴巴的立刻转移开视线,【谁在等你啊!别太自恋了好吗!安定大笨蛋!】

【哈?说我是大笨蛋?!不知道哪个人笨手笨脚的连马也照顾不好还把马儿的毛给差点扯掉一大块呢!】安定听了清光的话不服气了立刻用前不久清光和他内番时的糗事回击他。

【那你自己还梳不好马尾每次都需要我来帮你梳呢……】清光也用安定的糗事回击他,这个本丸的冲田组真是和平呢…

后院花园内
婶婶一路跑过去,在花园的小溪边看到了头发凌乱的披在身后,正蹲在那里手里拿个石头在地上不知道写着什么的和泉守,放心的叹了口气后,走到和泉守身边后把被他因为穿不好或者不想穿而丢在旁边的羽织拿起,披在那个蹲着的人身上,【呐!兼桑!你怎么都不打理好自己就在花园里呆着啊,虽然现在的景趣是春天,但是你这样还是会着凉的哦!】

婶婶看和泉守没有反应便蹲下看着那个人的表情,发现这个平时都透着自信的笑意的眼睛竟然现在有些泛红,似乎哭过了,眼下也有些黑眼圈并且地上写的是堀川的名字便知道了,这个离不开堀川的小公主是想堀川了,笑了笑,【兼桑还记得我前几天问过你,如果我送堀川出去修行变得更强你会在乎吗?你还说不会,当我跟你说我要去告诉堀川的时候你还嘴上逞强说你去说好了啊,反正我又不在意却边说边红了眼眶这件事嘛?】

和泉守不说话却点了点头,看到他有了反应,【好了,跟我去那里吧,这样子一点都不帅气,丢人!】

婶婶一把把这个一米八几的大个子拉起来,带到不远处的亭子里,正好似乎桌上有梳子和镜子,应该是粟田口的哪个小短刀来亭子里玩的时候落下的,婶婶正好用梳子把和泉守的头发简单的梳顺,简单的扎了个高马尾【我不像堀川那样心灵手巧,扎马尾已经是极限了啊】

婶婶看着扎了高马尾精神许多的和泉守,满意的笑了笑,和泉守还是不说话,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婶婶叹了口气,坐到他对面,【兼桑啊,堀川出去呢,他也不放心你,但是他自称是你的助手,想变强,想更好的协助你是他的心愿,你也阻止不了的,他在跟我谈的时候,表情很坚定,我便答应了他,我不知道他跟你怎么解释的,但是呢,你没来送他,他的表情很落寞哦】

和泉守听言后,抬头惊讶得看着婶婶,【他…他很不开心吗?因为我没去送他?】

【对哦。】婶婶点了点头,确定了和泉守的想法。

【但是,他说我一直都那么强大帅气,自己在我身边太弱了,不配成为我的助手,后来我们就起了争执,我一直说他配得上但是他就是否定自己,所以我生气下就去了歌仙的部屋把他一个人丢在我们的部屋里了】和泉守跟婶婶简单的说了经过,婶婶听后立刻懂了,堀川一向开朗但是那天却有些没精神是什么情况了,两个人都没睡着,都在想着惹对方生气了该怎么解释,但是修行的时间到了,堀川不得不出发兼桑也没去送,这件事这能被搁置了。

【相信堀川,他有谁都无法撼动的心愿以及对于过去被沉海的阴影,你让他出去修行他会慢慢解开心结变得更强然后回到你面前,这是件好事啊,你忘了他刚来本丸时的样子吗?我说的对不对?】婶婶起身拍了拍和泉守的肩膀,【待会儿有你的出阵,你要好好努力训练,争取做到最好,否则比堀川还不如的话,怎么配得上强大帅气这个前缀呢】

【好!】和泉守还是有些闷闷不乐,但是既然主上都开口鼓励自己了,自己一定要好好振作,起身跟着婶婶到前院回了自己的部屋而婶婶把名单拟好后给了近侍清光让他公布给其他刀男并且嘱咐了让长谷部暂时代替清光管理本丸便回房间开始喝着茶看从现世带来的小说了。

这次第一部队出阵三条大桥,清光,安定,长曾祢,蜂须贺,和泉守还有一个是萤丸,对面的投石兵丢过来其他人都躲开了唯独和泉守回忆起之前和堀川一起开荒六图这件事没来得及躲开被砸个正着直接刀装全部碎了,对面的高速枪一下就瞄准了正在发呆的人,一下子就戳成了中伤,其他人吓了一跳,立刻飞快的把敌方歼灭,萤丸更是努力的一刀三个,免除了和泉守再被打到的后果。

回到本丸后,和泉守立刻就被送到了手入室,婶婶边用小棒子把粉敲在和泉守的本体上边吐槽他【刚对你说要努力训练结果出一次阵就这样了,还说你什么好呢】

【啰嗦!你什么时候跟堀川一样那么老妈子了啊!】兼桑被说的有些心虚,立刻反驳。

【这样说我啊,那看来等堀川回来后我还是把他安排到堀川部屋去吧,不跟你一个部屋算了,你现在道歉还来得及~哦】婶婶威逼带利诱的反击和泉守,让和泉守立刻土下座【主上大人!我错了!】

而正在修行的堀川国广的情况
堀川刚刚写好第一封寄给婶婶的信,然后交给前来收信的狐之助,他成功混入了新选组,修行之旅,才刚刚开始

作者题外话:自家的土方组真的很会搞事情,堀川一出去,卡内桑再也没飘过花(눈_눈),刀装问答是个好东西,诶嘛,卡内桑真的实力傲娇,我问他想堀川嘛?给我绿球球,真的?那我把堀川挪到他兄弟的部屋去啦?绿球球,那你告诉我你想他不?金球球。真不愧是我本丸的傲娇小公举,,你就尽管傲娇吧啊!等堀川回来我跟他告状我跟你讲